方不圆了瘪

_(:3」∠❀)_☜(◐㉨◐*)

太大了 带不走 含泪灰灰

角度诡异只因比例失调

茗溪儿最好了
心动发送给我可爱的债主


有这么一个神奇的粮坑…………等着你




…忍住不用表情包头图

你就这样真的……离我而去

考试 再犯剁手

我的杏默…(๑ १д१)<
弃尸之前给你一个留念

…我要考试我要考试我要考试我要考试我要考试

小老闆:

原梗來自浸觴盡別兩無語
http://reeeb.lofter.com/post/1caccf8a_f7112f2
時間逆流的文:
導演已經找了策天鳳兩個小時,從廁所到天台、從休息室到停車場,幾乎把整個片廠都翻過來,不要說策天鳳本人,連他一根頭髮都沒看見。
當他氣喘噓噓回到片場裡面,瞪著綠色布幕都好像在瞪策天鳳綠色的頭髮,連眼睛都發綠了。一片慘綠中忽然裂開一條縫,杏花君還穿著那套藍藍的戲服,從裡頭掀開布幕慢慢走出來,見了導演疑惑道怎麼在這裡。

現實中杏花君也是策天鳳的友人,只是相識時間與劇中相比短了不只好幾年,他們根本是在片廠認識的,交情倒是與劇中相似。策天鳳那種冷漠又不愛說話的個性,也只有老和他對手戲的杏花君能輕鬆應對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對戲的時候對出心得。

「杏花君,你在這裡幹什麼?」
「我東西掉在後面,剛剛找到了。導演你有什麼事?」
「你甘有看見策天鳳?」
「你講策天鳳喔,他不在這裡啦。」杏花君說完後偏頭想了下,伸手指向二樓走廊,「剛剛好像有看到他去廁所。」
「我找過啦,人不在那裡。」
「這樣我就不知了。」
導演抓著沒剩多少的頭髮用力嘆氣。

「啊你找策天鳳有什麼事?」
「我要跟他講劇本裡一個地方要修改,他們找來當俏如來替身的演員要換人,編劇講要把那個演員改成俏如來師兄,就是策天鳳的學生。」
「喔。」杏花君拍拍他的肩膀,「我如果有看到他,會跟他講。」
「唉,好吧。」
目送走了邊唉聲嘆氣邊離開的導演,杏花君站在綠布幕前面,向著後面開口道「你有聽見齁?」
幽幽一聲長長的嗯從後面傳出來。「多謝你,杏花。」
「不要那樣叫我!」杏花君跳腳,氣哼哼地走開了。他當然沒有看見布幕後策天鳳微微揚起的嘴角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然後腦補了在綠幕後面發生了甚麼事情:

杏花君放任著策天鳳將想得到的方式,全都招呼在自己身上。
他察覺到之前說自己有病的策天鳳,是真的發燒了。

每次發燒,就像這樣纏著杏花,說流流汗病就好,反而該吃的藥不吃!看起來很嚴謹的傢伙竟然這般不會照顧自己,總是叫人擔心。

這傢伙最後一絲理性大概是還知道不要弄髒戲服,糾纏之後兩人穿整完畢,杏花君決定去倒杯溫水逼策天鳳把藥給吃了!

帶著彆扭的步伐一離開布幕後面,就被路過的導演叫住,已經找了兩個小時的策天鳳遍尋不著,就像是看到最後希望一般,問了杏花君是否看到了策天鳳?

杏花掩護帶套話的讓還在布幕後的策天風聽清楚導演交代的事情,然後一邊碎念又一邊去為他倒水。這一幕被掀起綠幕的策天鳳都看在眼裡,嘴角不禁浮起一抹微笑。

杏花,果然還是最寵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祝大家520 我愛你日快樂啦~~
(那個五毛特效請大家自行腦補成教授布局的感覺吧!)